王维的诗:淡泊有真味
何炳棣“复读”
玉门关至少经历三次搬迁
皮日休的追求
首页 | 黄河晨报 | 运城日报  
版面导航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年7月1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玉门关至少经历三次搬迁

 

汉武帝时代开拓西域,在河西走廊先后设置酒泉、张掖、敦煌、武威四郡和阳关、玉门关、悬索关、肩水金关。其中玉门关最为著名,玉门关遗址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关键节点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玉门关遗址位于敦煌西北部,小方盘城是一座四方形小城堡,土墙残高近10米、厚约4米,占地600余平方米。小方盘城东北10公里处还有一个大方盘城,是汉代到魏晋时期储备粮草的仓库遗址。方圆几十公里延绵的长城显示这里的关隘和长城当年是一样的防御体系。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大、小方盘城可能都只是玉门关的附属建筑遗址,真正玉门关遗址也许像阳关遗址一样还没有被发现,或早已荡然无存。

《汉书·地理志》记载了玉门关位于敦煌龙勒县。百年前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此发现纪年汉简上有“玉门关侯”字样,法国汉学家沙畹等推定小方盘城所在地就是汉代玉门关。《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太初三年贰师将军李广利西征大宛失利回到敦煌,武帝大怒,使使遮玉门关,令军有敢入者斩。贰师将军无奈滞留敦煌,重整旗鼓,继续西征,九死一生终于勉强获胜,带回来汉武帝梦寐以求的天马,即汗血宝马。秦时明月汉时关,敦煌这个玉门关遗址是汉武帝下令关闭的那个最早的玉门关吗?王国维、夏鼐、陈梦家、向达、劳干、黄文弼、马雍等学问大家曾进行过激烈争辩,至今尚无定论,有一派观点认为玉门关一直就在敦煌境内,没有移动过,更多人则认为随着历史变迁和气候环境变化,玉门关有过多次迁移,也许不止有一个玉门关。

根据不同的文献资料,每个人会找到不同的玉门关。比如北朝敦煌人阚骃《十三州志》中有“汉罢玉门关屯,徙其人于此,故曰玉门县”的记载。玉门人据此宣称最早的玉门关位于赤金峡,如今这里已建成4A级旅游风景区,其中新建了玉门关。

又如《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唐初玄奘西游取经时玉门关在瓜州:“从此北行五十余里有瓠芦河,下广上狭,洄波甚急,深不可渡;上置玉门关,路必由之,即西境之襟喉也”。据考证推测唐代玉门关遗址上世纪60年代已沉入瓜州双塔堡水库中。现在这里是风光秀丽的水利枢纽工程,相关遗迹应当深不可测,无处可觅。

西北师范大学教授李并成和他的团队通过实地调查反复研究,认为嘉峪关市的石关峡是最早的玉门关,也是最晚的玉门关。他认为的关键证据是唐初僧人道宣《释家方志》卷上《遗迹篇》“从凉州西而少北四百七十里至甘州,又西四百里至肃州,又西少北七十五里至故玉门关”。他认为“故玉门关”即是唐代以前的汉玉门关。而敦煌遗书《西天路竟》所载的“又西行五日至肃州,又西行一日至玉门关”是五代或宋初玉门关,是最晚的玉门关记载。

玉门关也许至少经历了三次搬迁,可能会有四处玉门关。相关的争论在有更令人信服的证据出现之前是不可能解决的。不过,作为丝绸之路上重要枢纽和西域门户,其关址不论是西移还是东迁始终与玉门紧密相联,称之为“流动的国门”又如何?

(《人民日报》)

 
3上一篇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运城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